107/03/06 門徒訓練-談福音使命傳承 道然大哥

上課一開始以一部影片做起頭,影片裡提到有很多地方的信仰是很不自由的,很多的人為了堅持自已的信仰必需受到酷刑、凌辱、甚至犧牲生命,承認自已的信仰就等於直接放棄了自已的生命,也提到雖然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很多人還未聽過主耶穌的真理,但做工的人少,社會狀況又不太好,所以在這些地方的人可能在死後都沒有辦法得到永生了,真是傷心,但也很激勵人心,因為這讓我知道還有很多人需要我的幫助,不是一個令人繼心動又害怕的事實嗎?另一部影片是一位女士幫她患有罕見疾病的小孩拍的,媽媽在影片中不斷地問她的小孩一些問題,應該是要位這個女孩的存在寫下一個註解,所以就一直問一些很基本的問題,像是她的生日或是她的年齡之類的問題,但小女孩的數字觀念不太好所以有些答不出來,還要媽媽提示她,但是當問到”愛是什麼的時候”小女孩毫無遲疑地答出一個字”God!”,”God is Love~“,不要說她媽媽了連我都嚇到吃手手,一個小女孩連讀聖經的機會都沒有,怎麼會知道神就是愛的道理呢?可見她對愛的見解是多麼的透徹且深入。進入正題,TJC一直無法把自已認為的真理傳出去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我感觸最深的,就是我們太自以為是了,自從在中國發跡後,就為了保護我們自稱的真理,而不斷死守一些無謂的規矩,像是有些教會仍然堅持領會人員必需一定要用閩南語講道不可,而這個堅持讓我們錯過很多進步的機會。第二是比較外在的,就是缺少傳道的動機,大部份的人都安於現狀,認為只要配合總會的宣道工作就可以成功的把福音傳到地極去,但現實的狀況是,總會內部也充滿著不定因素一直在干擾著宣道工作,像是宣道中心的興建。信仰總是要在極端的環境下才會顯出價值,像是在北非、埃及等信仰非常不自由的國家中,只要一承認自已的信仰,就要面臨死亡,在這種環境下的信仰反而是最純粹、真實的,所以說不定如果台灣也像大陸出現一些宗教壓迫,那麼TJC的宣道工作就會更加順利。接下來談到關於宣道工作進行的方法,原來總會一直有以一套嚴謹的方法來分類不同宣教的對象,像是曾經領受過福音,但因為一些原因就沒來教會的是P0,在相同文化中但未曾領受過福音的是P1…等等,用這樣科學形態的分類不僅讓工作人員更能依照不同的類形制定不同的宣道策略,也可以讓宣道工作的傳承更加方便。中間也討論到了團契的傳承問題,傳承對團契是不可或缺的一塊,因為如果一項工作都不作交接的話,那麼每個接到工作的人都等於要從頭開始,不僅讓接下工作的人倍感壓力,前一位幹部辛辛苦苦建立的成果也都白費了,但是這也不代表傳承僅代表一項工作的交接,特別團契其實是一個比較小眾的團體,大部份的成員都會擔任到幹部,如果只是把工作一任接一任的傳下去,那麼每一次的聚會就會變成一個例行工事,久了就會令人厭煩,所以幹部要在傳承中健立價值,這個價值可以是個崇高的理想,也可以是相對短期的目標,然後在把這個價值包裝在自已的工作中,並在一次次的傳承中,漸漸地把這個價值彰顯出來。最後大哥勉勵我們,其實有些事是可以靠時間解決的,不一定要蠻幹,像是一開始提到的講道方言問題,有些教會在負責人的更遞下,新一代的人上來了也就把原本以不合時宜的規定給換掉了,有一天老一輩的負責人退下來了,也會輪到我們做決定,所以現在的我們僅管盡量的挑教會的毛病,等時間到了,事情就會成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