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 基督教和你想得不一樣

今天由政勳大哥為我們帶來的主題課程是「基督教和你想的不一樣」,從幾個問題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Q:有去過真耶穌教會之外其他的教會聚會過嗎?為什麼?看到什麼?
比昊:曾去過新竹改革宗去一年。因為有免費的英文補習班。看到鼓/與本會完全不同,氣氛是歡樂的。另外曾經跟姊姊去天主教2次。
林捷:曾去過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為了對談。他們有值得我們學習之處,但我們比較完備。心得,都在拜神,不用特別分誰真誰假。

Q:有經常聯絡的非TJC基督徒朋友、同學嗎?有談過道理嗎?
偉凡:沒談過道理,但曾經去玩、唱歌。長老教會敬拜團。
祈詮:曾和兩名不同教派的朋友介紹教會的五大教義,感覺他們對這件事情是感到好奇並期待能認識更多的,但最後有些問題沒辦法回答。
政勳:高中曾跟聚會所辯道,因對經節不夠了解,被問得聖靈講方言的出處卻答不上來,便立志高中前要看過一次聖經,最後也有完成。

曾經上過政大宗教所,彥仁老師開的課「基督教在中國」,在當中認識許多其他教派的基督徒,包括神召會、聖公會、聚會所、長老教會、衛理公會、靈糧堂、耶穌家庭。

(天主教台北聖家堂)
曾和景高去(聖家堂)參觀天主教的聖誕節望彌撒,是當時景高班負責宜真大姊帶我們去的,參觀完後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莊嚴”。
也有在這邊看過洗腳禮。為了體會耶穌受難一週的過程。教義上和我們不同,他們是屬於示範性。由神父幫信徒洗,信徒再幫信徒洗,但非全部信徒洗。
(懷恩堂)
在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懷恩堂內部,也曾經去過平安夜的音樂會,當時還有一位男士演出歌劇魅影,在平安夜演出歌劇魅影,怪怪的。
(耶穌家庭)
有場聚會辦在成功嶺的體育館,在禱告時看到部分人會講方言,看起來有的和我[們差很多,有的卻差不多。
(板橋福音堂)
外教會的聚會不會想睡覺,講道也是讓人感受到有造就的。
靈糧堂,士師記,填空格,至今仍然記得。
(福音堂洗禮)
為人受洗的是一位穿短裙的姊妹組長,需要念完使徒信經,淋三次。
(輔仁聖博敏神學院)
輔仁聖博敏神學院也會每年至真耶穌教會新莊教會進行教義問答,其中一年剛好是張超雄傳道和它們交流,那次剛好我也在教會。

(其他)
在非真耶穌教會的其他教派中,有的聖餐會沾葡萄酒,也有個儀式叫做”遷供聖體”,也有種聚會的形式是”瞻仰聖體”,大會堂的燈幾乎都關掉,信徒跪著思考耶穌受難的痛苦與恩典,也會輪流拜十字架,空間給人的感覺很神聖。也有種儀式叫做”和好聖事”,犯罪的弟兄姊妹在經過悔改後(需透過觀察認可),便可舉辦,使他/她與神、教會、弟兄姐妹和好,辦完以後就不將其視為罪人。

有些教會的信徒,一週只來一次安息日聚會,卻在睡覺,靈命該如何成長,問題出在哪裡?在參訪其他教派的過程中,看見不同教派間聚會形式的差異,到底怎樣的聚會才是「屬靈」、「活潑」,且帶給人「生命」的呢?

思考兩個問題,我們與其他教派能否展開對話的可能?能否認他對神的信仰嗎?
曾經認識一位長老教會信徒,她是台灣神學院音樂系學生,恰好談到聖靈,便和她談了許多真叫會的教義,她說:「我知道你懂很多,但在我的禱告中,神仍會安慰我,我仍可以感覺到神阿,為何你要否定我?」
所以…聖靈是以何種形式與我們同在?肯定自己是否等同否定別人?

結論:發現另一條認識耶穌基督的路徑/重新認識我們自己是誰/百年了,下一步呢?

在梵蒂岡第二次會議(1962)的最後,在向各教長作臨別贈言時,教宗清楚指向將來,他說:「各位,啟程的鐘聲已響起,你們即將離散,去會晤全人類,帶給他們基督福音的喜訊和衪革新的教會,為這目標,我們大家已經一起辛苦工作了四年。」


小編心得,在上完這堂課後,除了讓我更想去認識其他的基督教派,也看到其他基督教派在他們信仰中,那虔誠、神聖的敬拜,唯有透過實際的行動才能更深入的了解別人的信仰。在聚會中曾聽過,以前的真耶穌教會的傳道人,會到別間基督教派和他們聚會,並指出他們與真耶穌教會教義不同的地方,於是有許多人歸入受洗。但這樣的景象在這個時代的我們,卻未曾聽過這樣的事情。
為何”更正”別人教派的激進行動消失了?我們又真的可以輕易否定別人的信仰嗎?
認識的目的又是什麼?為了將”真理”傳的明白,所以在認識之後才能將其擊潰,就像保羅在雅典以希臘多神信仰的”未識之神”去介紹真神一樣嗎?
如果不是為了傳福音,認識的動機又是什麼?
我想我是渴望如同保羅般,以別人能輕易明白的方式,去介紹這位真神,我也確實知道我所信的是符合聖經,但是觀看許多認識外教派的前輩,卻不會這樣去行動,是因為當我們這樣做的話,就是否定掉別人的信仰,所以不去做嗎?那不否定別人的信仰,也就是認同他們是對的嗎?但如果我們要去傳福音,不就是要否定別人的信仰嗎?
現在我給自己的答案是,否定別人的信仰,是傳福音必然的過程,在這過程中我們會膽怯,因為我們都知道被否定的感覺…實在很糟糕,但不能單單否定,而是給予更真實生命,更貼近真理的信仰。除非耶穌不希望我們這樣做,至少我目前認識的耶穌,大概會希望我這樣做,但如果不是的話…那我不就做了耶穌不希望我去做的事情?!
看來還是先好好認識耶穌好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